《集邮报》停复刊,引发的思考

7月24日微信上一则“转发《集邮报》副总编辑王俊清微信”,迅速传遍微信群,1990年创刊,刚过而立之年的报章要7月29日停办,一时间邮友们纷纷发出惋惜和感叹,一部分文献爱好者批量购买“停刊号”,90年代是中国集邮活力四射的年代,有赖于集邮热情的高涨和一波邮市繁荣的助推,集邮赚钱效应的影响,集邮队伍也达到史无前例的高位,邮票发行量从1989年开始一路攀升至3000万左右,公开发行的集邮刊物在那些日子订户也激增至十几万份,随之邮市回归理性,集邮队伍也从当年的巨量一路下探,剩下的都是真心喜欢集邮的铁杆粉丝,今年是20年代开年,我们迎来了新一届全国集邮联领导的上台,中国集邮正从集邮大国向集邮强国迈进,需要一批形式多样、出类拔萃的集邮读物、集邮学者、集邮作者和集邮读者,有赖于网络的普及,人人可以用朋友圈、美篇、微博、博客、小程序、公众号进行集邮内容的创作,集邮正在迎来一次新的飞跃,伴随着经济的繁荣,集邮在中国只会越来越好,难道不是吗?

7月27日《集邮报》编辑在微信上通知,7月29日暂不停刊,三十而立,三十而已,希望未来事情向大家期待的那样发展,为了向自己理想的集邮境界迈进,学习集邮前辈的学术专著,翻阅历史档案,埋头在自己感兴趣的领域,沉淀自己那一份小确幸,享受集邮带来的满足,作为该报的首批订户,在文后分享《集邮报》办报初期三种版本的原地实寄公函封,用邮史来一起回味那创刊伊始生机勃勃的光辉岁月。《集邮报》在创刊初期以邮寄方式寄递报纸,公函封使用的是废旧纸张的反面加印运城的文化古迹,包括永济普济寺(图1)和解州关帝庙(图2),封上“集邮报”刊名用楷体印制,右上角带有“邮电公事”,但在寄递时被划去,加盖运城85式国内邮资已付戳记,第三枚是1992年寄递的公函封(图3),“集邮报”刊名用宋体字印制,右上角有“印刷品”字样,寄递地址改至山西太原,邮资已付戳从1950年代初启用,到2002年10月所有县级邮政局停用,2003年4月1日全国范围停止使用。(晨阳)

 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Translate»